寂和

【忘羡】【现代私设】 悠闲假日之飞机

  忘羡虐狗日常

       一发完
       现代向  自娱自乐   很怕人设崩

  

       寒暑假,除了是学生梦寐以求的,也是老师们千盼万盼的,当然,对于像魏无羡这样时不时想出去晃荡两下的,要不是为了等蓝湛,怕是早就跑得不见人影了。幸好幸好,蓝湛也是有假期的。魏无羡不止一次这么感慨。

  
       “咦?你们怎么也在这儿?”魏无羡刚和蓝湛放完行李坐下,一抬眼就看到了坐在斜前的江澄金凌两人。“怎么,魏无羡,看到我们你很惊讶?”江澄皱着眉看着魏无羡。“魏前辈,金凌是我们邀请来的。”“哦哦,那江澄你来干嘛?监护未成年人??”魏无羡有些震惊。

  
       “魏无羡!”江澄气得把座位扶手拍得啪啪作响。“江澄!这是在外面!你还是要注意你的仪态的。”要是蓝启仁蓝老先生听到魏无羡这话,不知道是先感叹自己的话魏无羡也是能拾进脑子里的,还是先因为没成功将魏、江二人教的“人模狗样”而气得胡子翘起来。

  
       “别闹。”坐在魏无羡旁边的蓝湛像是听不下去了,伸手扯扯魏无羡的衣袖。“好好好,我错了,我不闹。”魏无羡边转过头笑嘻嘻地对蓝湛说,边向前探头去亲蓝湛的侧脸,“那二哥哥要看好我呀。”蓝湛面不改色地接受了魏无羡的亲吻。也多亏了是在飞机的中后位置,而且周围还都坐满了蓝家小辈,要是给外人看去了,还指不定怎么惊诧呢。而且蓝湛绝对会羞死的。魏无羡这么想到。

  
       “……”绕是知道了魏无羡和蓝湛的关系的江澄,看到这一幕也依旧压制不住自己正在升高的血压。“舅……舅舅?”“你有什么事?”江澄口气不觉有些冲。“你看不惯就别看了吧。”再说你的气量有没多大。最后一句金凌习惯性的吞进了肚子里,这要是令江澄听见了,指不定要打断他的腿。“哼,没事别跟这种人混在一起,哪天你要和他一样了小心我打断你的腿!”得,怎么着这腿还是一样的被江澄盯着。早知道这样,我才不会安慰你呢。金凌气鼓鼓地想着。

  
       再说魏无羡这边。从空姐那边拿回了许多吃的喝的后,转头就开始拿着问蓝湛:“这些你要哪个?”蓝湛抬眼,看了看笑容灿烂的魏无羡和他抓在手里的食物。“这个。”抬手指了指抱着食物的主人,“要这个。”魏无羡听闻,随手把食物扔到江城怀里,人习惯性地窝在蓝湛的怀里,又习惯性地圈住蓝湛的腰。

  
       “蓝湛!”“嗯?”蓝湛闻言低下头看向魏无羡,浅色的眼睛里映着心爱之人。“蓝湛,咱俩好久没有时间像这样可以好好出去玩一玩的了,这次要玩个够。”蓝湛的眼里藏了一抹歉意,也是,学校最近大小事不断,兄长一人也忙不过来,自己也只好上前同助,也就不自觉地减少了和魏婴的相处时间,又不想魏婴一个人出去,“前段时间没陪你,我……”魏无羡这样的人精一下子就从蓝湛的语气里听出了歉意,即刻赶在其将要溢出来前截住,“没事儿,我正好休息几天,没有二哥哥我一个人也不想出去。”说罢又抬起上身去亲蓝湛。

  
       唇上那处柔软不住地啄着蓝湛,引得蓝湛张开嘴回应起来。“嗯……”粉舌在口腔中纠缠、翻涌。双唇分开的时候拉出的银丝更是让气氛粉红起来。

  
       “魏无羡!”江澄没将金凌的劝慰完全听进去,不自觉地又将头转向忘羡夫夫这边“这是在外面!你能不能收敛点!”气的脸渐渐黑了起来,要是留上胡子,怕是能和蓝启仁老先生相提并论了。

  
       “江澄啊,你快带上你的眼罩吧,没事别打扰我们。”魏无羡恬不知耻地说着,“你现在的样子和蓝老头……啊不,和蓝先生吹胡子瞪眼一个样啊”说完还乐呵的笑出声来。

  
       金凌在旁边看着自家舅舅越来越黑的脸,识趣的没有再开口说些什么,开玩笑,万一舅舅又要打断自己的腿咋办?还是不散了吧。

  
       “哈哈,消气,消气哈。出来玩最重要的是开心,对吧蓝湛。”“嗯。”蓝湛点点头,伸手揽住魏婴,“昨晚没睡好,现在多休息会儿。”“啊哈欠。确实困…一起睡会儿…”“好。”

  
       悠闲的假期就从飞机上开始了。当然,江澄的低气压也是从飞机上开始的。

 

江澄与狗对愁眠(溜了溜了)
再次万分期盼长假的到来 哭泣的心

  

【巍澜】心尖之上02


依旧怕崩😶

准备先写回忆中的小美人儿(小沈巍)

  




        虽说赵云澜幸运地在追兵敢来之前就跑路了,可这是跑到哪儿了,说实话赵云澜自己也是发懵。得嘞,走一步看一步吧还是。看着眼前的官道和分出一支的小路,“这年头谁还走那偏僻小道啊,万一通向山里我还不得在里面当猴子了。”晃着脑袋说了一通,迈着步子走上了官道。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祸福旦夕。这没过多久,倾盆的雨水像是被天掀了起来,泼了这人世间一头。亏得自己明智,早早儿的寻了家茶馆喝茶,要不是这样,一准的被雨淋个透心凉。热腾腾的水汽模糊了视线,只听得窗外细碎的雨声,和那年很像啊。赵云澜想。

  

  不得不说,雨天,果真是适合回忆过去的天气。

  

  

  

  


        多年前。

  

  元宵灯火璀璨,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赵云澜联系了几位师兄弟,决定趁着元宵佳节,给师从少林寺的林静林小和尚送一份大礼。自打那次赵云澜看中了个美人儿被林静半路截走,赵云澜便对林静有些恨得牙痒痒,不光是个人的爱恨情仇,就那少林寺的一群老秃驴成天进宫享受皇帝的贵宾级待遇,也让国师院羡慕得眼红,再加上师门的“血海深仇”,终于让自认为背负了家国情仇的赵云澜向白胖白胖的林静伸出了魔爪。

  

  “师兄,其实不至于吧……咱们国师院和少林寺关系还是挺好的呀……”眼瞅着赵云澜越来越诡秘的笑容,小师弟说话的声音是越来越低,以至于把最后那句“林静哥还经常帮咱们收拾烂摊子”硬生生地吞了下去。“师弟呀,你不懂啊。”赵云澜拍了拍他小师弟的头,“咱们这是帮他啊。”

  

  要说这赵云澜也真不愧是在王城出了名的风流人物,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啊,无数的俊男美女想和赵云澜谱写一段佳话,可无奈这人总会说有缘再会。有缘?能和你有缘再会的怕是国师院和少林寺的人了吧。丞相府?您这是说笑呢吧,谁不知道这赵云澜和当朝丞相也就是他老子 经常说着说着就吵了起来,虽说最后的结局都是赵父横一眼,赵云澜就立刻从气势汹汹的土匪头子变成了坐在铁窗里的少年犯,整个人都萎了。然后努力保持着他仅剩的自尊与骄傲逃向国师院。长年累月下来,这丞相与丞相儿子的关系恶化的连王城的百姓都能说上个一两句,想在丞相府碰见赵云澜,这可比让和尚的头上长出头发都难。至于赵云澜和林静,要说搁在平常,林静来这国师院,赵云澜也是能开门迎客的,可好巧不巧,赵云澜刚在国师院瞅见一美人儿,才上前去报了自家姓名,就见那林静急匆匆地赶过来向那美人施礼,“大皇子,这边请。” 嗬,这……“喂,你叫什么啊?”“姓沈,沈巍。”还没等赵云澜上去聊骚,那沈巍就被林静带出了国师院。

  

  “师兄?师兄?”“啊?”赵云澜回过神来。“师兄,那前面是不是林静哥?”赵云澜聚精会神的看了一会儿,“没错,就那小秃驴。咱几个等会儿就把他整到角落里……”“这,这不太好吧。”“哎,你想想,你要是施主,你是信有头发的和尚,还是信没头发的和尚?”“那肯定是没头发的更像大师啊。”“这不就得了,咱这是帮林静成为大师,这可是善事一件啊。”

  

  好家伙,合着赵云澜是盯上了人林静的头发,阿弥陀佛,真是为林静小师傅感到不幸。

  

  “你们,你们这是要干什么?”“阿弥陀佛,小师傅,我们这是帮你剪去人世间烦恼三千啊。”“我这是带发修行!赵云澜!你停手!”不得不说,人林静还是有点脑子,面对这一帮蒙面人,愣是把人赵云澜认了出来。“哟,林静,你咋就知道是我?”赵云澜发现被认了出来,索性也不稀得那破面了,随手就摘了下来。“谁家蒙面人出来还穿着带暗纹的夜行衣啊!”林静有些崩溃。“行嘞,咱本来想默默无闻做件好事儿,虽说被你认出来了,你也不用这么感激我,谁让我乐于助人呢。”说完便招呼师兄弟们一起摁着林静,唰唰几下,头发落了满地。“这样才像样嘛,走了,不用谢哈。”这破孩子硬给人剃完发后还不忘撩人一下,乐得摇摇晃晃地逛起了市集。

  

  有那么一两个人不时路过林静待的地方。“小师傅你咋哭的恁伤心啊?”林静摸了摸自己新鲜出炉的光头,哭得更是伤心了。

  

  

―――――――――――――――――――――――
大概也就十五六岁的年纪,在林静向他师父推脱了好几年不剃发之后,被赵云澜摁着强行剃发,林静哭得再伤心也是有道理的。
小林静:师父,我的头发,呜呜呜。
师父:乖徒儿,你这么快就剃好了啊,好啊好啊。
哭得更伤心了。

  



tbc
我怕是开始我的长期拖延 看不到小沈巍的日子里,想他

  

  

  

  

  

【巍澜】心尖之上01

人狠话不多 曾落魄 皇子攻×没心没肺 自称也是跳大神儿的国师受

        “我也就一跳大神儿的。”
        “那你怕是跳到我心里了”
怕是会崩😶

        

        其实吧,落到这种地步,赵云澜是万万没有想过的,怎么说自己也是沈巍的过命兄弟,沦落到只能靠着自己之前学过的的那个老跳大神儿的易容术东躲西藏地过日子,这人生啊。

  “唉,不容易,真不容易。”赵云澜双手捧着路边馄饨摊摊主施舍的一碗清汤,嘶嘶啦啦地吸溜着,时不时地还发出一两句人生总结。

  “这位兄弟,看样子,是经历过大事件的人啊。”“诶,不敢当不敢当啊,这对我来说,也不算多大点事儿。”匆匆忙忙的过客中不时也会留下一两个在馄饨摊上吃碗馄饨,这不,就有这么两位在相互地溜须拍马。“这事儿还不算大啊,那可是,咳,上边的事啊。”其中一位过客说完还不忘向四周瞅一瞅,生怕自己会惹上什么是非。“嗨,那不有句老话,天高皇帝远,这穷乡僻壤的破地方,哪有那么巧,正听见咱俩兄弟的话呢。”

  哟呵,还挺神秘。赵云澜心想,这得多大的事啊。想着想着,这一不小心,喝了口大的,给自己烫着了。怎么说这人和人之间还是有天壤之别的,像赵云澜这种的,没心没肺类型的,偷听个话都能伤着自己,也是难得一见了。

  “哎,兄弟,你也知道这事儿?”行了,可成功地被人家拉进话题了。“嗨,这位大哥,你看我这听您俩聊天这稀罕样儿,像是知道啥事儿的人吗。”不得不说,赵云澜不愧是擅长长袖善舞的人精,知道自己是被迫易容出逃的人,能多无知,就多无知,说不定人家还巴不得他无知呢。

  “贺大哥,你快说说,你那大事件。”得嘞,不等赵云澜出口,这位大哥旁边的兄弟就已经等不及了,着急着让那位经历过大事件的贺大哥好好讲一讲。“我说的这事儿啊,就是那边近期发生的大事。”伸手向东边指了指。嗬,东边,这人莫非想说……“那不,前些日子,从上边发下来的通缉令,说是要逮捕那什么……昂 赵云难。”

  “咳咳咳”赵云澜头次受这么大的刺激,怎么说乍然从别人口中听到自己的名字,还是错的!自己要是没点什么反应,那还真对不起自个儿叫这个名。

  “上面亲自发下的通缉令,这赵云难是个什么人物?”“知道国师院吗?”贺大哥低声说。“那儿谁不知道啊,全国可谓是最神秘的地方了,怎么,他是那儿的人?”“可不是,听说这人带着国师院的秘密逃了出来,甚至还打伤了大皇子嘞。”

  天地良心,我,赵云澜,就算有天大的胆子,我也不能打沈巍啊,再说了,我也打不过啊。而且明明是他逃出来的时候被沈巍身边的护卫军打伤了,他还没找沈巍算账呢,怎么就现在成了他的事儿了?“那…大哥,您是上边的人?不像啊”“那是我表姑的哥哥的儿媳的表弟的媳妇的兄弟在那执勤时听说的。”哟呵,这关系,比那九连环还难绕,那这关贺姓大哥啥事儿啊。绕是赵云澜这亲戚遍地走的人儿也搞不清。“这不是我表姑的哥哥的儿媳的表弟的媳妇的兄弟吗。”得嘞,重点在那“我”上。

  眼看着这两位大哥没有要停的趋势,赵云澜心想,这可不能和他们耗时间了,后边的指不定追过来了快,还是快走吧我,万一被逮着了还指不定沈巍怎么折腾我嘞。

  “皇城办事,所有人不许动。”一队护卫军突然闯了进来,手中的白刃晃得人心慌。“这,这是发生了什么?”“哎,贺大哥!另一位兄弟不见了!”“是诶,刚刚还在呢。”这两位还纳着闷儿呢,又有一人闯了进来。“大人。”嗬,能被皇城的护卫军这么恭敬地对待,这人怕是来头不可小觑。要是赵云澜还在的话,一准的一拍大腿,这人可不就是沈巍身边的得力干将,僵尸脸楚恕之吗!


tbc   拖延期无限长

突然间想开一篇文,巍澜向
emmm……落魄皇子x跳大神儿国师
怕是会坑 这个不能占标签 写不写完第一章还是回事儿呢(笑哭)

hhhh

南城旧梦♡:

原耽界有两个扛把子
设定上都是受但是都像个攻
都对自己颜值非常有信心
还都喜欢吹笛子
一个吹黑笛子 一个吹白笛子
一个能把死人吹成活人 一个能把活人吹成死人 换句话说 都有退敌之能
酒量还都不错 然而对象都不太能喝
最后 他们的配音还都是同一个人
人称攻音受命

实在是太喜欢他们两个人啦